重生小说

咪乐|直播|平台|app 宽车体的造型颇具轿跑感。

作者:水千澈

文字大小调整:
  老宿舍楼里出现死尸,还是五具。
  这本来就不是小事,被多数的学生看到,问题就更大了。
  当惊慌失措的学生打了警察的电话,警察赶往东英学院的时候,校方已经发现了问题,在他们之前把现场给处理了。
  处理现场的带头人就是佐藤秀一。
  从打电话,到把那群狐朋狗友赶走,再到指挥人手把尸体处理掉,一切都做得井然有序。
  木菱麻衣看到这些一点没觉得奇怪,现在这种状态下的佐藤秀一无论是智商还是胆子,都是不容小觑的。
  “麻衣酱,”耳边传来那低沉又阴森的笑声。
  木菱麻衣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人紧紧的抓住,“不要急着走,我们还应该继续谈谈不是嘛。”
  木菱麻衣回头看向佐藤秀一,无论是对方傻逼的时候还是现在这样,都让她很不喜欢。
  “佐藤君,很晚了。”
  佐藤秀一没有放手,反而抓得更紧,森白的牙齿咬着自己的下唇。
  这个动作换做别人做,更多会让人觉得腼腆或者胆怯。被佐藤秀一做出来,却说不出的阴沉又甜腻。“死掉的人是麻衣酱的人哦。”
  这正是木菱麻衣不想提起,也格外让她烦躁的问题。
  因为尖叫声打断了木菱麻衣和佐藤秀一一开始的对峙,两人一起来到了枪杀现场。一眼就让木菱麻衣认出来,这些人分明是自己家的家卫,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木菱麻衣的记忆力不错,还有其中的一个人还是她的保镖之一,曾经不经意的时候看到他的脸就记住了。
  这次她应邀请来老宿舍楼是为了特殊的目的,本身的自保能力也不错,加上不觉得这次来会遇到什么阴谋危险,所以特意没有带上保镖。
  偏偏木菱家的人出现在了这里,还是以这样的姿态,让木菱麻衣一时间也没办法理清楚所有的事。
  现在面对抬眼的佐藤秀一的质问,让木菱麻衣的心情更差,脸色也冷到底了,“那又怎么样?这件事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顿了下,她厌恶的盯着佐藤秀一,继续说:“说起来木菱家的人死在东英学院的地盘里,你不觉得这应该是佐藤家的责任吗?佐藤君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当然了,我会给麻衣酱解释,就现在,就今天!”佐藤秀一笑得可乐可乐了。
  木菱麻衣更厌恶的抽手,结果还是没有把手抽出来,反而让佐藤秀一抓得更紧,她脸色一白,觉得自己手腕的骨头都要被捏断了。
  警察到来的时候,现场已经完全处理好了,只留下了一地覆盖上地面的染料。
  警察问了详情,负责回答的人就是佐藤秀一,他笑眯眯的样子给人一种黏糊的感觉,“我们在玩试胆游戏,那个尸体是麻衣酱给我们的考验,装得非常像,是不是?麻衣酱?”
  木菱麻衣扭头避开佐藤秀一凑过来的脑袋,冷声道:“是。”
  这两位一个是木菱集团的公主,一个是东英学院校董的公子,都不是这位警官能得罪的人。
  因此警官又分开提问了几个学生,发现他们没有互相通气,回答都差不多,正如佐藤秀一说的那样:他们在玩试胆游戏,是佐藤秀一组织起来的一场追求木菱麻衣的游戏,木菱麻衣就受到佐藤秀一的邀请过来的。
  后来佐藤秀一又让五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来到现场,向警官证明这五个人就是假扮尸体的那五个,就把警察们打发了。
  其实这五人没说和五个死人有多像,不过是死人死态各样,独个才露了全脸,其他人大多都是个侧脸,然后看到那种血腥的场景,哪个学生敢主动上前去把人看得一清二楚呢?所以在装扮发型上相似就足够去迷惑外人了。
  其他学生当然想这是一场恶作剧,警官也不想这是一出真的命案,大家自然就默契的都认为这就是真的。
  这次来参加游戏的学生们都受惊了,本来是想早点回家,却被佐藤秀一‘请’到了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已经有赶来的教务主任。
  教务主任是个头顶地中海的中年男人,看起来格外的严厉。
  哪怕学生们总会在暗地里骂他,可是真的在他的面前,都会乖到不行。
  教务主任先把一群人教训了一顿,连佐藤秀一也没放过,然后警告他们不准再做这样的事,这次看在他们自己吓自己,也吓得不行了,就算做是个惩罚,记得回去后把这件事忘记了,再也不准提起,要不然……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