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 > 文章

高山上的王者

咪乐|直播|软件平台 但即便如此,大脑连接图具有不可思议的复杂性,一个单独的神经可以连接到8000个神经,而大脑中包含着数百万的细胞,即使在1平方毫米的老鼠大脑中进行成像连接也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时间:2021-10-17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秦建军 - 小 + 大



何人不爱牡丹花,
占断城中好物华。
疑是洛川神女作,

千娇万态破朝霞。


自古到今,这世上怕是无人不爱牡丹花。历朝历代写牡丹花的诗词无数。不然,唐诗人徐凝也不会作此诗反问世人。我随众的同时,缘于小时候便听说过牡丹花。我清楚地记得,五岁时候的夏天在鄂东南外婆家的菜园里看到一畦红彤彤的大朵大朵的花儿,衬着墨绿的叶子好看得不得了。幼小的我一眼看了喜欢得不得了,就要去摘。外婆连忙拦住了我,说那花是芍药花,是外公种了卖钱的,谁摘了外公要打谁的。我不听,仍吵闹着要摘。外婆拗不过我,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掐了一朵给我。我双手擎着花欢天喜地回家,与外公碰了一个正着。外公看了我手上的花,愣了一下,说,以后可不能摘了。我说好。外公问,你喜欢这花?我点头。外公说,这芍药花可没有牡丹花讨喜,牡丹花比它还要好看,药效比它还要好。我一下子怔住了,牡丹花比这芍药花还要好看,那牡丹花该要好看成什么样子呀,要是能看见牡丹花该有多好呀!自此,想看牡丹花的心思便扎下了根。然而,我年逾四十了才在鄂西北老家的南漳街头花店里第一次看到牡丹花,却只是一、二盆温室培养的盆栽。



我是一个很宅的人,除了上下班,便宅家里,不喜出门走动。但,已亥年初夏襄阳市民协组织去保康鹰子石野生牡丹基地采风,我却毫不犹豫地去了。早听人说,鹰子石山上到处是牡丹,是牡丹的海洋。且是天生地长的野生牡丹。其紫斑、卵叶两个品种乃保康独有,世上无二。素来想看牡丹花,自然不会放过探访遍地的天生地长的野生牡丹之机会,自然便乘了几个小时的车、爬了一座座的山地去了。去的时候是四月下旬的一天,下着毛毛细雨。车从保康县城出发,一路上山、上山,再上山,上到后来,到了山的高处,车子停下来。不是到了牡丹基地,牡丹基地还在山顶,余下路的不通车,要步行。移步下车,人一下子被清冽洁净的空气冲刷起来,像要脱胎换骨,像要羽化成仙。此时微雨已停,四周青山坏绕,白雾氤氲,置身彼处,犹入仙境。心里想着,难怪此地生牡丹——牡丹生对地方了。


步行向上,再拐一个弯,便到了海拔1200米高的保康鹰子石山山顶。在山顶,我看到了牡丹花。在看到牡丹花的那一瞬间,我震撼了,在心里说,此行真是对了——只见满山坡、满山洼碗大的花儿,或雪白、或玫红、或浅粉、或绛紫,衬着青绿的二回三出复叶立于枝头,簇簇拥拥、拥拥簇簇,连株成簇、连簇成片,如洋如海、如梦如幻……这些牡丹花儿,可是世上绝无仅有的保康紫斑牡丹与卵叶牡丹及其万万千千的孩子。徜徉牡丹林,被馥郁的花香簇拥,近距离端详牡丹花,像做梦一般。微雨后的牡丹花,安详宁静,无丝毫淋雨的伤感,更添梨花带雨般的楚楚动人,与牡丹花特有的富丽华贵相得益彰,使得牡丹花美得更有层次、美得更有内容。那紫斑牡丹花,洁白的花瓣,明黄的花蕊,挨着花蕊的花瓣脚整整齐齐现出一颗颗浓紫色的圆形花斑;像一个白色的玉碗盛了一颗黄色大玛瑙和若干紫玛瑙,那黄玛瑙稳居玉碗中心,紫玛瑙众星捧月一般环绕着黄玛瑙,还有几粒细小的水晶撒在碗中——那是雨中留下的雨珠儿。那卵叶牡丹花,玫红的卵形花瓣幼嫩细薄,像绸,像绢,还像美人的唇。这些花儿美得不像真的,像绝世的丹青妙手殚思竭虑画出来的。一朵花,是一幅画,是一首诗,是一阕词,在保康鹰子石山,满眼都是牡丹画,满眼都是牡丹诗,满眼都是牡丹词。


什么样美好的文字在保康鹰子石牡丹面前,都逊色。它们生长在海拔高1200米的高山上,远离城嚣、远离市井,群峰作伴、云霞相拥,不染一丝俗气,不沾一粒尘埃……它们得天独厚,它们是高山上的王者。

……
牡丹花下死,

做鬼也风流。


徜徉保康鹰子石山牡丹林,这才真切体会到汤显祖发出的喟叹。凝视牡丹花,世间再无他物,满眼只有敬爱、只有臣服。我不想做风流的的鬼,我想做风,不是一股风,是一丝风。一股风太大,我怕吹伤了牡丹花娇嫩的花瓣;一丝儿风正好,氤氲在花蕊间,让花儿安静地呼吸,散发馨香。我还想做《聊斋志异》里的那个守护牡丹花的老叟,在保康鹰子石山上住下来,日日夜夜守护牡丹花……



“刘总,真羡慕你呀,天天坐拥花王!”


正思想,忽听见有人这样说。顺声看去,只见那个笑眯眯的刘总正对着说话者温温地笑,说,还好,还好。


刘总便是刘楚国,2009年便建了这保康鹰子石山野生牡丹基地的基地主人,一个“70后”的男子。或是与牡丹花相处的时间长,沾了牡丹花的光,亦或是山里空气好,利好身体,他看着很年轻,像“80后”;黑里透红的脸上竟然没有一丝儿皱纹,满是妥妥的阳光的颜色。


休息的时候,众人洗罢手,刘总拿出一个细长身子的小瓶子,让众人擦手。小瓶子里面满装着清凌凌的浅柠檬黄色的液体。刘总说那液体是保康野生牡丹花结的籽榨的油,他常常用保康牡丹籽油擦手、擦脸。野生牡丹花已经很珍贵了,野生牡丹花结的籽更珍贵了,用更珍贵的野生牡丹籽榨的油便尤其珍贵。众人听闻,好奇地围拢过来。牡丹籽油洁净、透明、浓稠,擦手却不油腻,很快被皮肤吸收,爽洁滋润。擦过牡丹籽油的手,细腻光滑,摸着便像摸着婴儿的皮肤。


难怪,“70后”的刘楚国看着像“80后”,脸色没有一丝儿皱纹,原来是他常常用野生牡丹籽油擦手、擦脸。


百度上说,牡丹籽是牡丹植株的精华结晶,传承了牡丹本身具有的一切特性外,它更有自己独特的医药和营养成分,牡丹种子是受果壳和种壳双层保护的坚果,具有天然的“长寿”基因。如此,牡丹籽油乃牡丹植株精华之精华了,是中国特有的、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油脂中最适合人体营养的油脂,是所有食用油总营养价值最高、成份结构最合理,又有医疗保健作用,被有关专家称为“世界上最好的油”。


众人抚摸着自己擦了牡丹籽油的手,啧啧称赞。刘总笑眯眯地说,目前牡丹籽油不多,只够当保健品和护肤品用。物以稀为贵。刘总是实话实说。这么珍贵的油,怎舍得煮菜饕餮,能有一滴、两滴擦手、擦脸已是幸事了。


刘总见众人洗罢手,便招呼众人喝茶。那茶装在一个透明的玻璃茶壶里,极淡极淡的柠檬色,清冽纯净,一朵浅粉的牡丹花袒露胸腹一般躺在壶底,明黄的花蕊随着茶壶的晃动像蜜蜂的触角颤颤地动——茶水便是新鲜的牡丹花制作的干品牡丹花泡的。茶水淡淡的香,淡淡的甘,喝在嘴里润润的、润润的,说不出的美好。


小时候便听行中医的外公说过牡丹的药用效果好生了得,其花、其籽、其皮、其根皆是药,且是好药。《本草纲目》记载说:牡丹,活血,生血,凉血。治血中伏火,除烦热。牡丹根入药,称“丹皮”,可治高血压、除伏火、清热散淤、去痈消肿等。花瓣可食用,其味鲜美。而牡丹花晒制的牡丹花茶更是一种美容功效十分出色的健康养生茶,其不仅能滋养肌肤,还能补益气血,让面色保持红润,其含有的天然活性成分在被人体吸收后,能阻止人体内黑色素生成,淡化面部色斑,也能阻止新的色斑生成,还能预防缓解人体三高;女子喝牡丹花茶除了有这些好处,还能缓解月经期间出现的多种问题。


牡丹花是花王,与花王相连的根、茎、籽、皮及其衍生的牡丹籽油、牡丹花茶也沾了王气,王者一般服务人类,让人赏其天姿国色时,充满敬意,充满感恩。


依偎着牡丹花,沐着微风站在保康鹰子石山的山顶上,用擦了牡丹籽油的手握着一杯保康牡丹花茶,看群峰臣服脚下,听鸟儿在某个枝头唱歌,任白云在头顶游弋——此等享受,与天上的仙人何异!


保康鹰子石山牡丹基地的主人刘楚国是真令人羡慕,他与花王相伴,他制造出珍贵的保康牡丹籽油和保康牡丹花茶。


保康山上生牡丹,
国色天香舞蹁跹。
护花使者刘郎笑,
卵叶争艳斗紫斑。
千丘万壑织锦绣,
五湖四海美名传。
白茸籽油油中宝,

牡丹花茶茶中仙。


这诗虽幼稚,情感却不幼稚,是我对保康鹰子石牡丹发自内心的赞叹。



自已亥年4月21日面对面看见保康鹰子石牡丹那一刻起,我便想为这些扎根高山上的花王写一篇文。然而年余,我只字未字。我不敢敲击键盘,我怕我粗拙的文字亵渎了其的美好——其的国色天香,其的牡丹籽油、其的牡丹花茶、其的守护者,且是一篇文、一首诗、一阕词便能打发的么?


可是,我不能不写。不写,我心不安,总觉得有个事情没有做,像心口上吊着一个异物,放不下,也丢不开。这些年来,系统内、系统外的采风活动参加了不少,也非每次采风都写了文,却唯独此次采风未作文而如此不安。从保康鹰子石牡丹基地带回来的一小瓶保康牡丹籽油,只用了一点点,我将它放在冰箱的保鲜盒里,平时舍不得用。已亥年冬天,保康牡丹籽油治好了困扰我多年的脚掌裂口。这个脚掌裂口是我生儿子坐月子时得的。一到冬天,我的两个脚掌都会生出几条血口子,不走路脚疼,走路脚更疼,尖尖地疼,尖尖地疼,直抵心口。已亥年冬的一个晚上,我洗完脚,试着在两个脚掌上擦了牡丹籽油。擦罢,感觉脚掌润润的,血口子的疼感立刻轻了许多。第二天起床,竟然发生了神奇的事情,脚不疼了,走路也不疼了,血口子也浅了许多。是晚接着擦拭保康牡丹籽油,第三天早上起来,脚上的血口子竟然愈合了。我又连着擦拭了三个晚上以巩固,脚掌竟然在整个冬天再未生血口子。自此,我对保康牡丹籽油充满了感恩,对其制造者充满了感恩。


庚子年夏末,有朋友从保康回南漳,送我一盒新产的保康牡丹花茶,我像得宝一样欢喜。我平时舍不得拿来泡茶喝,只在些许夜深人静时细细慢啜。因为,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我才能从俗世的俗务中脱身,才能有心思、有情感、有味觉品味保康牡丹花茶的美好。我将自己收拾清爽,换上浅蓝的棉布长裙,坐在垂着湖蓝色窗帘的窗前,将一颗牡丹花茶放进玉白色的细瓷茶杯中,倒满开水,看那朵干牡丹花在水中慢慢醒来,慢慢舒展叶子,慢慢重新盛开,慢慢露出明黄的花蕊。彼时,有风,也有月亮,月光便从风撩起的窗帘空隙处倾泻进来,一缕一缕的,像鹰子石山的白雾。啜一口茶,馨香入喉,通体澄清,感觉俗世也有美好,浮生尚可继续。


喝着保康牡丹花茶,常常会想到制作出保康牡丹花茶的人。一个血气方刚的“70后”汉子,独居高山,远离现代城市,远离热闹氛围,远离亲朋好友,十数年如一日,终日侍弄野生牡丹——不能不佩服其如磐的定力。2009年,30出头的他在鹰子石山的山顶上发现即将灭绝的保康特有的野生紫斑、卵叶牡丹后,不是挖下山来栽到自己屋里,没有让其步入南橘北枳之囧途,而是留下来建基地守护它们、培养它们、发展它们、壮大它们,一步一步将保康特有的野生紫斑、卵叶牡丹就地扩大种植规模,让其闻名国内外——不能不佩服其眼界之阔远。而后,他和他的团队制作出保康牡丹籽油,制作出保康牡丹花茶,成为国内外著名的牡丹产业企业,创造出财富,并以此带活一方经济,福祉四面八方——不能不佩服其智慧之卓越,胸怀之博大。


保康鹰子石山上的牡丹是高山上的王者,守护它们的人——比如刘楚国,比如刘楚国的团队……又何尝不是高山上的王者?!


作者

秦建军,笔名秦见君,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水利作家协会会员,小说、散文、诗歌俱涉足,著有散文集《一个女人的双手》。小说、散文获第八届、第九届楚天文艺奖及第27届中国地市报新闻奖(文艺副刊)二等奖,诗歌获水利部 “纪念2011年中央1号文件”征文二等奖,报告文学获全国首届“河长湖长故事”征文二等奖。








上一篇:年    味

下一篇:写给父亲的忏悔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
   
百度